《艾扬格传(3~4)》

《艾扬格传(3~4)》

《艾扬格传(3)》

(于伽编著)

 

 

第三章:在上师身边的四年
1934年,也就是艾扬格年满14周岁的时候,时来运转,他正式来到姐夫姐姐的家里生活,并在姐夫的瑜伽学校开始了瑜伽的修习。

这是艾扬格生命中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命运就在他的面前,而他有机会决定是迎面而上还是反身而退。艾扬格牢牢地抓住了这次机会,这也成为他多年稳定修习瑜伽与成长的起点。于是艾扬格的姐夫成了他的教师和上师,代替他的母亲和死去的父亲,成为他事实上的监护人。
当时艾扬格的姐夫声名已传遍全南亚,甚至更为远播。当时与艾扬格同门学习的,有克里希那玛查亚的第一批西方学生。在西方弟子中,有位女士光彩夺目,她就是有“瑜伽第一女士”之称的英蒂?拉德菲(Indra Devi)。
英蒂?拉德菲,这位于1899年5月出生于拉脱维亚的俄罗斯贵族小姐,21岁来到德国成为了一名舞蹈演员,并随舞团在欧洲各地演出。后来她受到印度神秘文化和灵性浪潮的吸引,于1927年来到印度,并成为印度电影的后起之秀,英蒂?拉德菲正是她在电影里一个角色的名字。
后来,她嫁给一位捷克外交官,并随先生来到南印度的迈索尔。由于心脏病的原因,她想跟随当时在迈索尔王宫开设瑜伽学校的克里希那玛查亚练习瑜伽。当时克里希那玛查亚在迈索尔王宫只教授年轻人和男孩,但他的瑜伽公开示范活动却吸引了各阶层群众。他在文化、宗教与阶级差异之间搭起桥梁的同时,面对女性,仍维持一贯的父权思想。开始时,克里希那玛查亚以没有先例拒绝了她。但英蒂?拉德菲是位执着而认真的女子,她说服了迈索尔王公去进行劝说,克里希那玛查亚才不情愿开始教授她瑜伽课程,并于1929年成为第一位非印度籍的瑜伽学生。从时间上算,英蒂?拉德菲是艾扬格的师姐。
克里希那玛查亚对学生以严苛著称,他开始对英蒂?拉德菲指派严格的饮食内容和艰难的练习计划,想打消她的念头。没想到的是,英蒂?拉德菲成功地完成了克里希那玛查亚的每项难题,最终更成为他的好友与模范学徒,还因此写下第一本关于哈他瑜伽的畅销书《永恒的青春》(Forever Young)。在跟随上师多年后,她在上海成立了中国第一所瑜伽学校,连当时的国母宋美龄也成为她的学生。她还说服苏联领袖,为瑜伽打开苏联大门。并于1949年移居美国,居住在好莱坞,成为知名的“瑜伽第一女士”,吸引了玛丽莲梦露等人。因此英蒂?拉德菲是将克里希那玛查亚的瑜伽带到世界舞台的第一人。
当时与艾扬格同门学习的,还有一位师兄,就是后来阿斯汤伽瑜伽的传承者帕塔比?乔伊斯(Pattabhi Jois)。
帕塔比?乔伊斯比艾扬格年长三岁,生于1915年7月。他12岁那年,在哈商(Hassan)的中学观看了一场克里希那玛查亚的瑜伽演说和表演,他被表演者高超的技艺深深折服。第二天,乔伊斯找到了这位表演者,并径直要求拜他为师。克里希那玛查亚查问了他很多问题,然后收他为徒,那是1927年的事。
接下来的两年,乔伊斯每天要去距离30公里之外的迈索尔的老师家里学习瑜伽。二年后,乔伊斯到迈索尔的梵文大学求学,克里希那玛查亚也离开迈索尔四处周游、演说并展示高难度的瑜伽体式。
1931年,在迈索尔的一场瑜伽表演上,师徒再次相逢。从此乔伊斯跟随克里希那玛查亚长达25年。40年后,是乔伊斯把阿斯汤伽传入西方,并成为风靡世界的瑜伽体式之一。
相比于英蒂?拉德菲和帕塔比?乔伊斯两位师姐师兄,当时的艾扬格就是丑小鸭。首先他年龄比他们两个都小,另外当时他的身体也极不健康,还有艾扬格姐夫当时让他留在家里,主要是让他照顾艾扬格的姐姐,顺便再让他练点瑜伽以改善健康。也许艾扬格的只姐夫期待艾扬格通过练习瑜伽,在成年的时候有基本的健康和精力来面对生活的考验和挑战。

 

开始的时候,艾扬格的姐夫极少教他体式,每天小艾扬格只是忙于给园子浇水以及做些家务。而当小艾扬格练习的时候,他除了列出体式清单,几乎从不指导。小艾扬格只能照猫画虎,靠自己的倔强和努力来体会每一个体式的做法。艾扬格的姐夫并没有好好教艾扬格练习体式,或许他着眼于艾扬格深层的精神及个性的开发,但他当时并未明说。

 

在跟姐夫学习期间,他需要完成的职责之一,是为大公的宫廷有来访的客人进行瑜伽表演。艾扬格的姐夫因为受到大公的资助,所以他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大公提供瑜伽的启迪与表演,同时这也是考验他的弟子们的瑜伽技巧,让他们表演出最为炫目和惊人的瑜伽体式,展现他们的体能极限。但当时艾扬格身体太差,根本上不了场进行表演。
那个时候的艾扬格,在大家看来只是个不起眼的小病秧子。而他的好朋友,同屋居住的科沙瓦穆提则是个颇具灵性的孩子,艾扬格的姐夫对他也是非常的贵重。然而命运之轮往往就是这样转动着,一次,克里希那玛查亚有一个重要表演,而在表演前不久的一个早晨,他的爱徒失踪了。情急之下,克里希那玛查亚想到了艾扬格,并快速开始教他一系列大难度的瑜伽体式。经过一番勤学勤练,艾扬格最后的表演,大大超出他姐夫的意料。而后,艾扬格继续取得一个又一个快速的进步,并开始在国内各个地方协助他姐夫作体式表演。他在表演中竭尽所能,完成他的教师和监护人对他的要求,满足他严苛的期望。
即使如此,克里希那玛查亚对艾扬格的态度并汉有改变多少,还是继续他专制式的教学。艾扬格姐夫看他的健康状况糟糕,就给他制订了一套严格的瑜伽练习计划。
有一次,克里希那玛查亚要求艾扬格表演神猴哈努曼式,艾扬格小声嘟哝说从来没学过这个体式。
“做去!”克里希那玛查亚吼道。
艾扬格只好服从,结果他因此撕裂了大腿肌肉。
克里希那玛查亚的古怪性情和他在瑜伽方面的才学同样著名。艾扬格和其它师兄弟们被叫去他的住所学习,他们就站在门外等待上师叫他们进去,但有时会等待一天时间。艾扬格姐夫对学生非常严格,如果和学生订好的时间,你早来一分钟或晚到一分钟,你都不会被允许进入。他要求学生完全遵守纪律。他甚至拒绝回答学生任何关于瑜伽的坦率问题。他也没有对体式训练提供按部就班的指导。他仅仅要求学生们做出某个体式,然后就让大家自己去揣摩如何实现相关的体式。然而这却恰恰激发了艾扬格本性中倔强的成分,加上他对瑜伽修行有着不可动摇的信念,反让他对瑜伽的追求激情洋溢。

 

后来艾扬格回忆道:“我的热忱与激情或许是因为我需要向世人证明:我并非一无是处。而重要的原因是,我要认识我的自我。我要认识这奇妙而神秘的瑜伽现象。瑜伽不仅能提示我们自心深层的隐秘,提示我们周围宇宙的奥秘,同时还可以提示我们充满苦乐疑惑的人世百态。”
即使在别人眼里或许是残酷的学习,艾扬格在姐夫身边不到四年短暂的学徒生涯很快就结束了。在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的一次瑜伽表演后,一群妇女请求克里希那玛查亚指导她们习练瑜伽。克里希那玛查亚本来就对女性练瑜伽有偏见,他不愿意教,他的其它大弟子也不愿意教,他只有选择了年纪最小的艾扬格来教授这个妇女瑜伽班。
对于还不成熟的没有任何教学经验的艾扬格来说,就这样仓促地被派去教瑜伽,等待他的,不知道是机遇还是挑战。

 

《艾扬格传(3~4)》

《艾扬格传(4)》

(于伽编著)

 

第四章:18岁开始执教瑜伽
在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的那次瑜伽表演后,艾扬格被克里希那玛查亚派去给一群妇女指导她们习练瑜伽。因为当时这些妇女仅仅是出于对瑜伽的好奇,对瑜伽的教学没有要求,所以艾扬格虽然没有教学经验,但还是深受妇女们的喜欢。

没过多久,艾扬格补姐夫安排在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浦那(Pune)城里的戴珊甘卡那(Deccan Gymkhana)俱乐部任教。对于艾扬格来说,这是他人生中一段孤立无援的时期。
首先他不懂当地的马拉地语,无法与学生交流。印度民族众多,语言复杂,据有关资料统计,登记注册的印度语言和方言有1652种之多,其中,使用人数超过100万人的有24种。印度宪法第八条列举了印地语,泰米尔语和孟加语等15种语言为各邦可使用的官方语言,在钞票上可以找到这15种语言。印地语是印度影响最大的语言,全国约有一半左右的人懂得印地语,印地语是印度斯坦族的语言,它有两种文体,一为印地文,一为乌尔都文。总的说,北方以印地语(Hindi)为主,而南方以泰米尔语(Taimil)为主。所以艾扬格初次到浦那,无异跟到了国外一样。
另外,他也不了解当地的文化。从百勒尔村搬到了班加罗尔,从迈索尔再到浦那,十八年,艾杨格换了四个地方居住。浦那是印度西部城市,在孟买东南140公里,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第二大城,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浦那旧称Poona,素有“德干女王”之称,17世纪成为邦斯勒王朝马拉塔人的首府,首次获得了重要地位。曾被莫卧儿王朝短期占领,当落入英国之手后,1714~1817年重新成为马拉塔首府。曾作为孟买管辖区的季节性首府,温和的气候使得它成为受欢迎的游览胜地。在19世纪末浦那是社会和宗教改革豫东的一个重要中心。许多重要的改革家和自由主义者如巴尔·甘格达尔·提拉克等生活在这里。浦那在印度独立的过程中也有一席之地。圣雄甘地数次被关在浦那的一座监狱里。从1942年至44年他被软禁在阿迦汗宫,他的妻子在那里去世。
他还不认识任何社区、家庭和朋友。艾扬格一生都视家庭和朋友为情感的支柱,而他初来乍到,他连一个朋友也没有。
他当时除了会点体式,连调息也不懂,没有经典,没有瑜伽哲学。更糟糕的时,许多他教的学生在体式上比他还要熟练。
那时候,艾扬格生活窘困,三天才能吃上一碗米饭。只能靠不断地喝自来水充饥。年轻时候的他经常挨饿,但有一次令他欢喜非常的机会。他参加并赢得了一次“吃加乐比大赛”。加乐比(Jalebi)是印度甜点,由裹着糖浆的耐烦在印度酥油(ghee)中炸制面成。他当时太饿了,竟然一口气吃了七十六个加乐比而获得冠军。
没有办法,艾扬格只有全心全意地献身于瑜伽。艾扬格每天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练个没完,用沉重的鹅卵石压住腿来做束角式,用停在街上的蒸汽压路机的滚轴来帮助后弯以完善轮式。他想尽一切方法来训练他的身体。
那时练习体式的情形,正如艾扬格后来总结道:“我开始习练瑜伽体式的状态,如同驾驶一条不听使唤的小船环游世界;我只有紧抓住小船,并且从头顶的星空获得一点安慰。尽管我知道许多人已经遨游世界,但我并没有航海图。这是一次发现之旅。有时我会碰到数百年或几千年前绘制的航海图,发现我的路途与其相应并能够印证他们的路线。受到振奋与激励,我继续前行,我也要发现那遥远的陆地,我也要提高驾驶小船的技艺。我要准确绘制所有的海岸线,测量所有大海的深度,经历所有未知的岛屿,记录我们人生之旅的航行中所有险恶的暗礁与海啸。“
尽管艾扬格的姐夫对他一直严格训练,但是却从来没有透彻地讲解过体式技巧,他只有靠个人的努力摸索。就这样,身体成为艾扬格了解瑜伽的第一件工具。缓慢地完善身体的过程从那时开始,他一直在不断地精进。渐渐地,体式的修习带来惊人的健康效应,使他从一个疾病缠身的小孩成长为一个相当健康敏捷的年轻人。
艾扬格通过勤奋练习获得了每个体式深层的知识,了悟身体每一个部分运动时复杂的内在方式。之后,他将自己在练习中的精微体会运用到教学中。这促使他的学生人数逐渐增多,之后他还熟悉了马拉地语、英语、梵语、北印度语、泰米尔语、埃纳德语,使他能和学生进行直接的交流。
就这样从1937年开始教学,七年过去了。这七年,给艾扬格一生的瑜伽之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经历了从黑暗到光明、从恶病缠身到身体健康,从虚弱到强壮,从无知无识到沉浸学海的奇妙历程,而他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对瑜伽艺术的热忱追求和修炼。他坚信,通过持续不断的修行瑜伽,每个人能够完成瑜伽之旅并达到觉醒与自由的彼岸。
在艾扬格的生命历程中,他把早年的病痛、贫穷、缺乏教育,还有上师的苛求当做他平生最在的福音。没有那些苦难,他也许永远不会始终不渝地追求瑜伽。正所谓:当一切都被剥夺一空,方显露出真我本色。
但当时还有个人生大事在困扰着艾扬格:是当出家的瑜伽苦行者,还是结婚生子。苦行僧也叫禁欲者或苦行修道者,在印度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印度教把人的一生分成净行期、居家期、修行期和苦行期四大阶段。他们一般经历了学业、工作以及成家立业等人生的几个重要阶段,并在子女长大成人后,就离家出走,去当神的使者或仆从。苦行僧中多数是穷人,但也有中产阶级、百万富翁甚至达官显贵。他们在进入苦行期后,一朝顿悟,便散尽家财,远离父母妻儿,背着简单的行囊向深山进发,找到自己心仪的精神领袖,拜在他的门下,从此过着居无定所、漂泊流浪的生活。印度教认为,人需要经过多次轮回才能进入天堂,得到神的关照。而有些人希望能走捷径,在此生就得到神谕和真经,苦行僧就被认为是这样一条捷径。苦行僧的主要任务就是冥想修行,通过把物质生活降到最为简单的程度来追求心灵的解脱,摆脱无尽的轮回之苦。正因如此,苦行僧经千年而不衰。他们被许多人看成是来凡尘普渡众生的“神的使者”。

 

的确,如果艾扬格成为一个苦行者,一个行乞的圣者,云游于印度的大街小巷,他不会面对那么多的嘲笑,反而会更爱尊重。许多人认为瑜伽士就应该摒弃世俗,逃避人世的责任与义务,极端清苦,甚至禁欲苦行。当时的社会把那些企图以瑜伽为事业的人当做疯子或者混混。当年的人们认为:做祭祀或出家苦修可以接受,但把瑜伽当职业就太离谱了。
更大的痛苦来源于家庭的非难与排斥。艾扬格来自正统的婆罗门背景的家庭,剃过的头顶上留着一长簇头发,叫做“神蒂”。在西方化的现代城市浦那,这绝对受人嘲笑。艾扬格瑜伽班上的大学生们都特别强壮、健康和聪明,他们毫不留情地戏弄他,取笑他。最后他终于把“神蒂”剃掉,换上了现代发型。但这让他的家人怒不可遏,他回家时,他们不和艾扬格一起吃饭,还不让他进他们的厨房。

但艾扬格认为任何伟大的挑战和伟大的成就都需要面对尘生活的考验与诱惑,也同时需要在寻常人的寻常生活中保持平衡与自制。他曾一度补要求成为弃绝此世的出家苦行者,但是他拒绝了。他想过普通的居家过日子的生活,经历所有生活的苦恼与考验,并把瑜伽带给与他有着相同生活经历的普通人。
另外还有一事促使艾扬格想结婚。当时艾扬格教了许多妇女和女孩子的瑜伽班,大家都以为他道德败坏。他甚至还为这种令人痛苦的指摘与他的上师大吵了一架。他甚至一度冲动地给他的上师写信诉说。但这件事让他作出了结婚的决定,那是1943年。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