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没白吃》仅用800字就把这社会揭示得淋漓尽致

《就我没白吃》仅用800字就把这社会揭示得淋漓尽致

今天是周末,我们高中同学要在天安酒店搞一次同学聚会。毕业后,好多同学都混的有模有样,我却默默无闻,在一家工厂当制图员,每月和丈夫一起靠不多的收入共同撑着这个家。我本不打算去,可禁不起同学们的一片盛情,只好答应。丈夫正在帮儿子复习功课,儿子就要上中学了,这段时间丈夫没少操心,东奔西走,至今还没着落呢。看了一眼儿子,我走出了家门。

天安酒店是高级酒店,我走进包房的时候,同学们都已到齐。还没坐稳,一张张名片就飞了过来,一看,一个个不是总经理就是带长的,就连以前成绩总是甩尾的啊辉也当上了派出所所长。望着服务小姐端上来眼花缭乱的菜肴,我真感叹自己孤陋寡闻,光这一桌就足以抵我三个月的收入了。啊辉像宴席的只人一样不听的招呼大家吃,不时地为这个斟酒,为那个夹菜,嘴里还说:“只管吃,算我的。”大伙也没任何拘束,一轮接一轮地交杯把盏,海阔天空地闲聊。

酒足饭饱之后,天色已不早,此次聚会也该结束了。可究竟谁埋单,我看大伙好像都没有要慷慨解囊的意思。这时候啊辉掏出手机,按了一窜号码,然后说:“小李,今晚所里扫黄抓到人没有?哦,刚抓到——好!好!随便送一个到天安酒店来给我埋单。”说完,他得意地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一旁同学跟着哄笑起来。

十五分钟不到,一个中年人就进来了。他看了帐单,不禁皱起眉头,看来他身上的的现钞也不足。他随即也拿出手机,拨了一窜号码,说:“张工吗?我是马校长呀!你儿子要读我们学校的事,我今天就给你拍板定下来了……不过我今晚请朋友吃饭,你过来埋单吧?在天安酒店203包厢……”

二十分钟后,有人敲了包厢的门,门被打开了。当我见到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老公站在门口时,我晕倒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