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们又怕又不爱

因为我们又怕又不爱

 “‘3·15’那天,我们突然发现什么都不能吃了”。网上的段子总是及时反映心声,真是的,一天之内,我们发现了健美猪、烂皮鞋为原料的假阿胶、锯末胶囊,还得算上更早时候,等不及3·15就积极面世的糖海参、胶面条、皮革奶……

这些,不是某个小集团在研究室里研究出来的生化危机,不是几个具有反社会人格的科学怪人弄出来的超级病菌,它们如此普遍,普通,它们辐射辽阔,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它们就在你身边,就在我们每个人的餐桌上。它们就像当初的三聚氰胺一样,不是少数人的作为,而是人海战术。

在中国,最可悲的是,每当一件坏事曝光,你都会听到一个小声咕哝:但是整个行业都这样呀。三鹿加三聚氰胺,蒙牛加,伊利也加,几乎所有的奶企业都加,因为,“整个行业都是这样的呀。”我常常想,这么庞大的行业,加管理层加工人,有几十万人吧?(或者更多?),他们知道三聚氰胺会致死婴儿吗?他们自己,会去超市买自己生产的奶粉给自己孩子喝吗?如果不,他们就是同犯,是一桩犯罪的知情者和同谋者。退一万步,普通员工毫不知情,可是,08年三鹿有据可查的毒奶粉有一万多吨,这不是一个人或十个人的小分队,戴着黑口罩,呆在一个黑屋子里偷偷摸摸加进去的,它必然是一个庞大的流水线,流水线上的工人有多少?中层管理高层管理人数有多少?他们会不会向自己最亲近的人叮嘱:不要买国产奶粉?因为里面有毒?所有这些知情者,都是正常的,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之所以又想起三聚氰胺,想起所有这些产业潜规则里,癌症一样的黑色利益链,是因为最近的抢盐风。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这件事,说起来真是很惭愧。前面有震后日本人井井有条的避难、便利店免费供应食品,公共场所万人避难后找不到一个烟头的图片,后有我们全国各地抢购碘盐,人们在拥挤中变形的脸的照片。两相对照,的确惭愧。但我们有资格去笑话他们吗?可能你回到家,妈妈会高兴地报告刚刚从超市抢到了最后两包盐。是的,那些抢盐的,不是精神病患者,他们也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我们没有抢盐,但我们也曾经传播过“日本核辐射明天到达中国”“欧洲火山灰飘散中国出门记得打伞”,我们也抢购过板蓝根……我们,也曾经无理性、无厘头地恐慌过。

我们这些普通人,为什么会集体作恶?为什么集体无理性恐慌?

阿伦特在报道对犹太人大屠杀时,提出了”平庸的邪恶”,它指因不思想、无判断、盲目服从权威而犯下的罪恶。我们国家没有大屠杀,但所有这些,默默地在奶粉中加入三聚氰胺、在胶囊中加入锯末、在熬阿胶的锅里丢入烂皮鞋、所有这些黑色流水线上的工人们,是不是也是一种平庸的邪恶?他们诞生于怎样的生长环境?

除了这些,还有主动,而非仅仅服从权威者。养健美猪的,是农村的养猪户,他们喂猪吃瘦肉精,一头猪只能多卖几十块钱,这几十块,在万物飞涨的现在,就能让他们的生活过得更好一点。给苹果打蜡的,是小本经营的卖水果的小贩,他们连坏掉几个苹果的损失也承受不起。给面粉加增白剂,因为不白,人们不爱买,卖面粉的小贩承受不起顾客流失。用地沟油的餐馆,服务员睡在什么环境里?厨师睡在什么样的环境里?他们自己吃的是什么?他们没有被“好好”地对待过,他们也就不会对别人“好”。

我是在为犯罪开脱吗?

不是。

会有人来定他们的罪。我只是解释。

没有被当“人”对待的,没有得到过人的尊严,人的尊重的人,也就不能把别人,尤其是陌生人当“人”对待。

义愤填膺地评论他们的同时,我们是否也该自问:这些庞大的几十万几百万人群里,难道就没有我们的亲人,甚至我们自己?我们是否也以“身不由己”而服从于错误的命令?或者,当错误命令下达时,我们是否能抵抗住压力拒不执行?要知道,所谓的错误,可能并不是让你到集中营杀人那么极端,只是一点点的不舒服——比如,命令你去砍几百棵八十年历史的法国梧桐?

抢购盐,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们的爸爸妈妈可能就在被挤得变形的人群里。政府说,没有事。这更让人担心。抢盐,说明我们的社会,大部分人是生活在无政府状态的恐慌里。这不是他们的错。这是某些机构的信用破产,使普通人无所相信。但会有报应,虽然它来的很慢。前几天看报道,在中国的奶制品市场份额,国内品牌只占百分之十。对,这就是报应。在那些蒙牛、伊利傲慢地“道歉”时、在三聚氰胺奶制品三番几次重现中国时、在肾结石宝宝家长欲告无门时、在食品安全迷雾重重时,这个报复的种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大家用钱投票,甚至跑到香港排队买进口奶粉。用一张张人民币投出了这个份额,它的潜台词是:我——不——相——信。

我们容易集体恐慌,还因为我们从小的教育里,只有怕,没有爱。我们害怕一切:怕权力,怕有钱人,怕房子涨价,怕没钱养老,怕物价飞涨。我们害怕一切,但没有敬畏。不敬畏自然,所以砍树。不敬畏真相,所以撒谎。不敬畏知识,所以缺乏常识,常常陷入歇斯底里的恐慌。因为没有爱,所以,恐慌来临,我们这些普通人,就恢复成一个个单独的土豆,个个单打独斗,把社会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

只有爱能凝聚人。我庆幸地看到,南京梧桐树事件中,所有南京人非南京人的凝聚力,以“散沙”“土豆”“实用”着称的中国人,第一次为了一件甚至不是自己家的事(梧桐树又不能种在谁的家里),为了一件跟审美有关的事情团结起来,表达心声。

只有知识能让人免于愚昧。抢盐风据说始于绍兴,绍兴的朋友蔡老师,决定跟他的学生在下午第一堂课谈谈盐的问题。我相信他的学生不会再去抢盐。

我相信真相的力量,知识的力量,爱的力量。

希望我们的下一代,永远不会去抢盐。希望我们是中国式恐慌的最后一代,也是终结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