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日本僧人的谢罪之旅

一位日本僧人的谢罪之旅

2010年5月26日下午4时,74岁的日本僧人岩田隆造在卢沟桥上行了一个深深的叩首礼,他持续三天的绝食谢罪之旅结束了。

两天前,岩田手持一张写有换乘说明的字条,辗转来到卢沟桥。虽然他并非常客,语言也不通,但景区工作人员并未向他要票:“都认识他了,日本人来谢罪的!”这已是岩田第三次来中国谢罪了。

他身材瘦小,身穿白色僧袍,外罩橙色袈裟,身背一个鼓鼓的双肩背包和两个写有“谢罪”字样的白色布包,这让他成为夏日卢沟桥一道别样的风景。他面前摊开的纸板上,分三行用毛笔写着11个硕大的黑色汉字,让人们知道这个仪式的隆重——“谢罪/绝食三天/日本僧岩田”。

脱鞋、跪下、双手合十、叩首、起身、抬头仰望,双手合十、再次叩首,诵读。三天里,岩田连续重复着整套动作,表情庄严而肃穆,以此表达对70多年前日军侵华战争罪行的忏悔。

1936年,岩田生于台湾,父亲是台北成功的珠宝商。1945年初父亲去世,日本战败后,岩田兄妹8人随母亲被遣返回日本。岩田有关中日战争的记忆,仅是当大人们从收音机里听到天皇宣布日本战败的消息时都哭了的情景。

1960年,24岁的岩田从长崎国立大学毕业,到长崎十八银行工作。“银行里的同事有钱的很多,可他们不愿施舍穷人。”岩田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一件小事改变了岩田一生,使他确立了为和平奔走的信念。

二战时长崎遭原子弹轰炸,战后残疾人很多。有一次,一位残疾人对他说:“你是国立大学的大学生,受到社会的恩惠理应报恩。你要回报社会,帮助穷人、残疾人,祈祷和平、远离战争,为世界、为人们作出贡献。”很多年后,这句话岩田依然记忆犹新。

从那时起,岩田开始热心公益事业,并于不久后辞去公职。他先用两年时间环游世界,后在一位表兄——日本一位较有名气的僧人的影响下,岩田感到自己的一些想法与佛家的教义有许多相通之处。1981年,从国外回日本后,45岁的岩田皈依佛门,到山妙法寺出家。

佛教传入日本后主要分为八大宗派,山妙法寺属于日莲宗,日莲宗积极行善的宗旨与岩田的思想不谋而合。他辗转日莲宗设在斯里兰卡、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的庙宇,诵经、做善事。

1995年正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世界和平组织在广岛宣传和平理念。一名和平使者说二战结束50周年了,日本应向受害国人民谢罪。这激发了岩田的谢罪意识。于是从1995年起,他多次到韩国、阿富汗、印度等国家,为二战中日军所犯罪行谢罪。

没亲身经历二战的岩田,对日本政府当年发动侵华战争的了解,大多来自历史教科书。当时的日本教科书上有日军侵华这段历史的记载,并且有“侵略”的字眼。岩田对这段历史深恶痛绝,认为是日本人的耻辱。至今他仍清楚地记得高中时,只比他年长五岁的历史老师岸本神情激动地对同学们说:“日本军队曾发动过一场残忍的战争,我们必须向中国和韩国道歉!”“我们这代人对这场战争的认识还是比较客观的。但在现今的日本人当中,很少有人认为为这段历史道歉是必要的。”岩田说,“现在的教科书对这段历史轻描淡写,近年出版的教科书甚至连日本侵略中国的‘侵略’二字都不提了。很多日本青年人会觉得政府都不承认这段历史,不把它写进教科书了,我们为什么还要承认呢?虽然我的行动无法改变政府的举措,但我要通过不停地到亚洲国家道歉的举动来表达我的坚持。”

200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由于日本领导人一再参拜靖国神社,不能正视历史问题,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日浪潮。岩田决定自费来中国谢罪,以求得中国人民的宽容。“中国是二战中受害最深、死难人数最多的国家,因此我一定要到中国,向中国人民表达我的歉意。”

到中国谢罪,岩田已经酝酿了很久。“虽然我未参与战争,但为了表示忏悔,我决定来中国谢罪,替那些曾迫害他们的日本人谢罪,为那些在屠杀中殉难的中国人祈祷。”岩田说。作为一名日本人,他独自来华谢罪,虽代表不了日本政府和人民,可他从心底觉得自己最起码可以代表一名日本人来向中国人民谢罪。

“我来中国谢罪的另一目的是要让日本青年人清楚地认识到,一个70多岁的老人都有勇气承认历史错误,并用实际行动来忏悔,年轻人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2005年8月,岩田第一次自费来华,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南京等地,向当年饱受日军侵略之害的中国人民谢罪。

第一次来中国前,所有亲朋好友都反对岩田的决定,觉得中国很“危险”。虽然此前他已前往韩国和菲律宾等国谢罪,但几乎没人支持他到中国进行这样一段苦行僧式的旅程。从韩国出发来中国前,当地人也劝他:“不要这身打扮,小心挨揍!”

出发前有人再三叮嘱,说中国人很仇视日本人,到中国住酒店,晚6时后不要见客,也别外出。因此,岩田第一次到中国,住在北京的宾馆里,最初几天不敢出门,只是待在房间里祷告,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才“斗胆”上街。

经媒体报道后,岩田每次上街吃饭,总会有顾客对店主说:“他是日本来华谢罪的,账我付。”他曾住在一家小旅馆,外出吃饭时遇到一位姑娘,姑娘认出了他,帮他付了餐费,当晚这位姑娘又与男友一起买了水果送到他房间。

2005年8月15日,岩田伏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门前,绝食五天并忏悔祈祷。“有两个小朋友跑到我面前,问我日本以后还会不会侵略中国。”岩田说他很震惊,这两个小朋友的话更加深了他谢罪的决心。

岩田认为,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对周边国家的人民造成极大伤害,自己虽没亲历侵华战争,但作为一名日本人,内心一直不安。他说:“我要问一问日本人,过去的历史,难道就都忘记了吗?我就是要把我在中国看到的一切,告诉我的同胞,告诉他们当年这段历史的真相!”

2006年4月18日,岩田从日本福冈抵达上海,开始他的第二次谢罪之旅。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除了谢罪,他还要谢恩。“我要为那些在日军侵华时期殉难的中国人祈祷,替那些曾迫害中国同胞的日本人谢罪,还要向曾传播先进文明给日本及热情款待我的中国人谢恩。”这次他走访了10余座城市,先后到北京、天津、武汉、重庆、西安、洛阳、长春、沈阳、哈尔滨等地,以他独有的方式,为日军当年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表示忏悔。

岩田用双眼见证了日本侵略军的暴行,也感受到了这种暴行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伤害。在辽源市矿工纪念馆尸骨厅,看到三个土壕里陈列着的179具尸骨时,岩田沉痛地说:“以前只从书本上看过类似图片,今天头一次看到这种场面,我感到非常震惊。”在沈阳市,岩田谈到一个和自己一样,对历史有深刻感受并发生思想转变的人——日本战犯河本大作的女儿,她是教授,当年知道父亲死讯时曾特别恨中国,但到了中国,了解这段历史后,她的观点改变了,现在在日本宣讲这段历史。在卢沟桥,一个小朋友用手抚着岩田的背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岩田说:“听到这个我很感动。”

5月26日是岩田绝食谢罪的最后一天,来卢沟桥的路上,他遇到一群日本游客,他用略显兴奋的语气跟他的同胞们打招呼,结果却无人回应。日本游客看到他身上“谢罪”的布包,听到他用日语吟诵,大部分人都面无表情,还有几个人在小声议论。导游说很多日本游客都觉得岩田很奇怪,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岩田说,“就是因为还有日本人不能理解,所以我以后还要来。”

在卢沟桥的三天绝食谢罪结束后,岩田十分焦急地向中日友好协会和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寄去了两封信。“我不需要中国政府给我钱或任何物质上的东西,我写信给他们,只希望他们能为我颁发一张‘中日和平奖状’。”

岩田很渴望得到那张“想象中的奖状”,因为这是“我整个世界中最重要的东西”,“我希望中国人能接受我的道歉,如果授予我一个奖,就代表着对我的谢罪行为的肯定,这样日本也许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做谢罪这样的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