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敬佩的两个日本人

村田忠禧是一个日本人。事实上,作为一个普通中国人,我对此人知之甚少。

最近读到了国内媒体关于这名日本学者所出版的《尖阁列岛钓鱼岛争议》一书的报道之后,我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在这部书中,村田忠禧先生通过对大量的事实进行分析和研究,最终得出结论:钓鱼岛在历史上属于中国。

无独有偶,在搜集村田忠禧的资料时,我同时发现了另外一个日本人,这个人的名字叫井上清。在1972年10月日本现代评论社出版的《“尖阁”列岛———钓鱼诸岛的历史的解明》一书中,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京都大学教授井上清先生以《钓鱼诸岛的历史与所有权》一文,阐明钓鱼岛历史上是属于中国的。

对于这两个日本人,我的心里产生了崇高的敬意。

说起来,对这两个人产生如此高的敬意并不仅仅是因为钓鱼岛问题。我是中国人,两位老先生是日本人。日本人通过大量的研究并最终发现钓鱼岛属于中国,这对于我们国家和民族保护自己的国土有着重要的意义,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感到高兴。但是我对于两位的崇敬感绝对不仅仅出于中日的钓鱼岛之争,而是出于对两位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的敬仰。

一个日本人,在涉及国家主权之争的时候,能够站出来为别国说话。这种胆略胸襟,不能不让人佩服。——他们也有自己的祖国,他们和我们一样,也同样爱着自己的祖国。不仅如此,他们与我们同样明白,在事关民族利益之类的重大事情上,作为有影响的学者站出来说出真相,在日本国内会受到什么样的指责和敌视。

中国人历来讨厌并憎恨汉奸。在中国的历史上,汉奸帮助敌人欺侮自己的同胞、侵略自己的国土,因此,提到汉奸,不少人咬牙切齿。我想,上述的两位日本人,在日本国内想来也会受到右翼势力诸如“日奸”之类的指责和敌视,而这种敌视,就来自于自己的同胞和身边的亲人与朋友。

写到这里,我不能不佩服两位先生的勇气和人格的力量。他们在面对自己的国家权益和真理较量的时候,毅然选择了后者。

真理永远高于团体的利益。哪怕这个团体是以国家或民族的形式存在的。真理应该永远高居于小集体的利益之上,这应该是每个知识分子心头所树立的一把标尺。只有这样,才有真正的学术人格和学术尊严,才能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取得真正的成就。反之,一个知识分子,面对权力和个人的利益牵扯,如果不能够保持自己的独立性,那么他的研究就会走入歧途、就会迷惑大众,他所说出的话语和研究的所谓结果就会成为可耻的谣言和后世的笑柄。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国内媒体上关于知识分子操守的问题已经争论了不少。在诸如关于产权改革和通过税收的手段“杀富济贫”还是“杀贫济富”的问题上,知识分子群体之间和普通民众之间已经展开了争论。这种争论,应该被理解为当前知识分子群体面对学术良心以及学术人格时所表现出的一种回归。——的确,当一个知名的经济学家或者学者面对自己良心和个人利益空口说白话的时候,当一个具有学术权威称誉的知识分子面对传媒顾左右言他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对其动机进行研究。这是因为,面对学术良心和个人乃至小圈子利益的对决,何去何从,这是考验一个人乃至一群人的人格魅力的关键之所在。

基于此,我愿意对两位日本学者表示我诚挚的敬意。

我敬佩的两个日本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