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和你在一起

永远和你在一起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两个都是女儿。

大的叫欣欣,16岁;小的叫童童,9岁。

欣欣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结婚后,因身体的原因,怀孕后总是无法留住腹中的胎儿,医生建议她为了健康,不要要孩子。

但她是结了婚的女人,她想做母亲。

后来就有了欣欣,一个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丈夫从上班的煤矿上捡回来,问她,想不想留下。

她稀罕得什么似的,抱着孩子,再也没有放开。

欣欣就留了下来,亲生女儿一般养着疼着,会笑了,会爬了,会走了,会叫妈妈了……她的心随着孩子一天天的变化渐渐饱满富足起来。却不料,孩子大一点时,身体的顽疾也显露出来,粉雕玉琢一般的小姑娘,竟然患有癫痫,需要加倍照顾和呵护,尽可能避免发病。

尽管如此,欣欣还是会偶尔发病。她不再是个襁褓里的孩子了,她读书了,走到了外面的世界,接触了不同的人和繁杂的事。

她再小心,也不能时时守着女儿小小的心灵不受任何摩擦和碰撞。

欣欣上学后,虽然她把欣欣的病症告诉了老师,恳请老师多一些关照,可每天,她还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听到个风吹草动,就迅速赶到女儿身边。

她知道女儿发病后该如何做出及时有效的处理,还学会了打针。只要她在,女儿发病时无须送医院。

她没想到,欣欣7岁时,她竟然又怀孕了。她一直很小心,可还是出了意外。

起初,她没有做留下来的打算,可是年过30的她,内心太渴望拥有一次孕育的幸福,就刻意地拖着,心酸地想,让孩子多在体内呆几天吧,反正是留不住的。

没想到,这一次,胎儿的生命力却超乎以往,3个月,5个月……她哪里再有力气将孩子舍弃,感受着她虚弱的体内小生命的成长,她整个身心,被曾经孕育的梦想占据。

10个月后,在她的担忧和期待中,孩子降生了。是个女孩,有点瘦,可是很健康,大大的眼睛,甜甜的小模样。那天,身体左边躺着小女儿,右边趴着大女儿,她感觉自己无比富有,两个女儿,那是她做梦都想要的。

母亲的爱被重新复制,虽然有了童童,对欣欣的爱却丝毫没有减少,她确信母亲的爱是不会切割的,不管她有多少个孩子,都会好好地去爱。

她做到了。

随着童童一天天长大,欣欣也在一天天长高。她的身体始终不太好,家里的经济靠丈夫一个人撑着,虽略显拮据,但一家人过得美满幸福。

欣欣12岁时,又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孩子的亲生父母,当初将她丢弃的那对夫妻,竟然在12年后辗转找上门来。当年,他们都年轻,没有结婚就生下了欣欣,处境窘迫,不得已丢掉了孩子……现在,他们在温州做生意,经济富足,虽然有了一个儿子,但对自己的女儿始终念念不忘,这么多年,他们托了很多人打听,才找到欣欣的下落。

她看着那对夫妇,确定他们没有说假话,因为欣欣和亲生母亲非常相像。他们说,如果她愿意把女儿还给他们,他们将付出丰厚的补偿。

她拒绝了,拒绝了补偿,也拒绝了将女儿交还。她说,欣欣不会跟你们走,我也不会让她跟你们走,她是我的女儿。做母亲,我不会比任何人差。

结果真的如此。她没有向欣欣隐瞒真相,12岁的小姑娘也如她想象中坚决,和她在一起,哪里都不去。

那对夫妇离开了。

又是3年过去,她的身体每况愈下,终于撑不下去,送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肝癌晚期。

她只在医院待了很短的时间,手术后身体不曾康复就出了院。她不想把钱扔在医院里。

回到家,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儿,她觉得舍不得,不是贪恋生命,是做母亲还没有做够。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为她们的未来打算。

终于,她给那对在温州的夫妇打了电话,对他们说,愿意把女儿无偿还给他们。

夫妻俩欣喜若狂,当即赶到她的家里。这次,她决定说服欣欣跟着她的父母走。她告诉欣欣,他们会在她走后,爱她,照顾她。

可是这一次,欣欣依旧拒绝了,不管她说什么,请求或者斥责,个头已经高过她的15岁的女孩只有一句话:我哪都不去,我就和你在一起。后来无论她再说什么,欣欣始终沉默地做着自己的事,做作业,洗衣服,收拾家务……她生病后,家里的这些事情,欣欣义无反顾地承担了。

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让那对夫妻走,对他们说,缓缓再说。她想,童童小一些,应该会听话。她已经做好了打算,把童童送到妹妹家抚养。妹妹家经济条件相对宽裕,家里只有一个男孩,在她病后,妹妹就提出愿意抚养童童长大成人。她了解妹妹,知道妹妹能够做到。她也知道丈夫是个粗心的人,不见得能照顾好两个都在成长的女孩,而且,丈夫还年轻,有哪个女人会嫁入留有两个孩子的家呢?何况其中一个,还是病人。她想好了,把童童给妹妹,暑假开学就送走。

整个暑假,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说服童童,对一个不到8岁的小姑娘,又哄又骗,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说服她。可是她没想到,小女儿的态度和大女儿如出一辙,不管她说什么,她都小嘴巴一翘,就一句话:我哪里都不去,就和你在一起。

生活早已将她磨练成一个坚强女子,她忍受着身心的双重痛苦,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那个夏日的黄昏,她看着大女儿在院里的葡萄藤下洗着一家人满满的一盆衣服,小女儿在旁边帮着姐姐一件件晾晒,姐妹俩嘀嘀咕咕地说着话,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她对丈夫说,你筹钱吧,我要住院,我要好好地接受治疗,我要尽可能多地在这个世上停留,和我的女儿在一起。

这个不幸而幸福的女子叫萍,出生在河南,14岁到遥远的宁夏谋生,20岁结婚,家在宁夏石嘴山市郊区,现在40岁,晚期肝癌患者,为了两个女儿,她正顽强地活下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