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初见他,很心动吗?

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懂得是什么是心动?

可为什么每每回想起来会觉得隐隐作痛呢?是因为印刻在了磁带上,还是印刻在了心头?

宁静的午后,阳光与叶舞了百年,千年,摇曳过了繁华与忧伤,只是初见时眼眸中那清澈的光芒,早已随风而去。

你,那天为什么拿个随身听站在门口偷录我弹钢琴?

我只不过恰好经过,恰好带着随身听,又恰好按了录音键而已……

那你今天又拿随身听来做什么?

我要……我要给你录一场真正的演奏会!

等等,我试试看好不好使。你随便说句话,看录不录得上。

我不要讲……

那我讲,天浩是个大笨蛋!天浩要成为最伟大的钢琴家!啊,录上了,录上了!现在,Ready? Start!

乐曲开始了,总有终了的时候。当年坐在一张钢琴凳上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终于还是散了。没有什么原因,或许这样的开始与结束,比无意路过的清风更难以捉摸。

这是我用人生第一个随身听录的唯一一盘古典音乐磁带,录下当年一个小男孩弹奏的钢琴曲。

我当时欢呼雀跃地捧着那盘磁带到处显摆:“看,这是我同学弹的钢琴!”别人听流行歌曲的时候,我却在一遍遍的钻研那盘磁带,虽然有很多噪音,可是我总是固执地试图从中寻找神秘的信息。古典音乐不是博大精深吗,那些旋律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一手揣着随身听,一手托着下吧,听得愁眉苦脸。

可是我最终还是解脱了,从这个原本不属于我的世界。就像当初我被他抓住偷听他弹琴时,对上他的眼睛而流露出的意外。在没有预告来临时,脸上没有表情,暗藏的意外和忧伤,汹涌得让我喘不过气来。

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懵懂的情愫,原本不就是个意外吗?

从此我不听钢琴,那敲击琴键的声音,仿佛一下下地敲打我的心。

从此我把那盘磁带藏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人生仿佛一棵树,岁月就像年轮一样给你罩上一层又一层。如果有一天,你想看看当初纯粹的样子,就要拔开那早已融入肌肤的一层又一层,能不痛吗?

我故意报考了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逃开束缚,逃开记忆。当我提着一大堆的行李准备踏上火车时,父母的不舍,突然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我知道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开始了,这叛逆的青春将完全属于我了。

走之前借上大学之由向父母“敲诈”了一个CD Walkman。这比磁带播放器拥有更好音质的播放器承载了一代年轻人的音乐梦想,当然也包括我。我有什么音乐梦想呢?古典音乐让我心碎,幸运的是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激情音乐–摇滚,爵士,朋克–和淑女完全沾不上边的音乐。

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想讨别人喜欢,不喜欢矫揉造作,不喜欢故作优雅。我在那些狂放激昂,低吟沉思,甚至怪诞偏激的音乐中,感到一种真诚而神秘的力量,仿佛能看到魔鬼的微笑,天使的眼泪。

当女同学们穿着漂亮的花裙子和小细高跟鞋结伴出去逛时,我穿着宽松的衣服裤子戴着帽子背着背包光临各个打口碟小贩。

在那里,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打扰我,我可以安安静静的选我喜欢的碟片,然后放到我的CD机里,听灵魂撞击的声音。

我在床头贴满了诡异的专辑封面和其他同学的帅哥海报形成鲜明对比。

同学好奇,你为什么不正常点呢?

我笑而不答。可以不正常的时候为什么要正常呢?没有叛逆过的青春会有那么多奇幻的色彩吗?

但我最终还是回归了正常。年龄的增长、生计的压力,是时候和狂妄说再见了。

当我第一次穿着套装、披着长发站在镜子面前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词:惊艳。

找工作,找房子,搬家。我把一堆打口碟和CD机都收了起了,一个忙碌的白领丽人没有时间听它们,也没有心思思索音乐了。

意外地收到一些男人的殷勤,于是回想起那无人问津的大学时代。难道,爱与不爱只是一套衣服的差别吗?

他们送各种新款的MP3、MD、iPOD给我:听说你喜欢音乐,音乐好啊,陶冶情操,希望这个播放器让你的生活更加充实。

让我的生活更加充实就是让我整天戴个耳机望着天花板吗?

可我没有拒绝。我确实需要这些小巧而容量大的音乐播放器,才能在这个城市生存。里面存的上千首歌,可以让我听一个星期不重复。我喜欢戴着墨镜,挂着耳机,走在人潮汹涌的上下班路上,仿佛与世隔绝。在喧闹的都市中被刺骨的寂寞刮得很疼,一些旋律,一些节奏,无论唱的是什么,至少可以驱散一点孤独和忧伤。到了明亮现代的办公室,摘下眼镜、耳机,我还是那个笑容温暖工作努力的白领丽人。

收到同学的婚帖,打扮得体地去参加婚礼。美丽的新娘小鸟依人,幸福溢于言表。

突然想到一句话:对于世界,你是一个人,而对于某人,你是他的整个世界。

聊天非要他们描述求婚场景。我那个腼腆的女同学脸上一阵红晕,说:“他当时拿出一个MP3,说你听听这个。我戴上耳机,一段空白,然后是结巴的两个字:你好。他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特别特别紧张,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不小心碰到了口袋里MP3的录音键。他说,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大概是听到了心动的声音。”纳兰有词“人生若只如初见”,若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么人生便真的可以只如初见。我当时,感动极了。

我黯然。我的初见,被我埋藏在哪里了呢?

我回去疯狂地找那盘带子,找到后疯狂地找磁带播放器。当模糊的钢琴声流淌出来的时候,我泪流满面,我的初恋再也回不来了。

从磁带到CD到MP3,尽管经过了技术革命,容量、性能、外形日新月异,可它们还是一样放音,录音,给人享受音乐的快乐,录下初恋,录下初见。

可是人生不一样,人生不会只如初见,那只是一个美丽的遗憾罢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